美媒:华盛顿州长和特朗普电话会上因这事发生争论


我国历史上发行过两次特别国债,分别在1998年和2007年,其中2007年发行的部分特别国债在到期后进行了定向续作。

美国司法部称:“我们宣布对尼古拉斯·马杜罗·莫罗斯提出刑事指控,过去20年来,他与多名高级助手和‘哥武’保持了毒品恐怖主义的合作伙伴关系,试图令可卡因在美国泛滥,从而破坏我国国民的健康与福祉。”美国检察官杰弗里·伯曼表示,马杜罗和其他官员“明确打算用可卡因淹没美国”。

我国历史上仅发行过两次

第二次特别国债发行是在2007年,当时的背景是我国因持续增加的外贸创汇而导致的基础货币增加,同时对外汇储备管理进行改革。该次共发行8期、规模1.55万亿元特别国债,期限分10年、15年期,其中0.2万亿元向社会公众发行,用于向央行购买现汇及汇金公司股权,注资成立中投公司。

卖家A表示,他手里大概有2万张戴口罩的人脸图片,“一半是从网络上爬(虫)的,一半来自于现实世界。”该卖家说,“爬的那些照片,有的是模特,有的是公开的人脸数据集;而现实世界那部分,则是人们上班打卡或进出小区门禁时拍的面部照片。”

用“特别国债买外汇储备”这一点,财政部原部长楼继伟曾多次在公开演讲中提到。就在2019年12月末的“地方债市场建设与发展研讨会”上,楼继伟还提到,政府债券流动性有所欠缺,而国债发行机制没有利率扭曲,流动性更好。可考虑大规模发行特别国债,如发行特别国债购买当前一半的外汇储备,大约可向市场释放10万亿元国债,足够流动性的国债可为央行提供货币政策操作工具。

3月27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研究部署进一步统筹推进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工作。会议提出,宏观政策力度要加大,要推出一揽子宏观政策措施。在财政扩张上,主要做了三点部署:增加地方政府专项债规模、适当提高财政赤字率以及发行特别国债。其中,特别国债被业内视为“特殊时期的特殊手段”,我国历史上仅发行过两次。

中金固收团队称,2007年这次特别国债发行被认为有利于抑制经济过热与缓解央行流动性对冲压力,具有与货币政策相协调、配合进行宏观调控的职能。

新京报记者翻阅四大行财报,还能找到有关特别国债的记录。例如工行2008年财报和农行2010年财报中,都将特别国债列在资产项目的“重组类债券”中。中金固收团队称,1998年特别国债的发行,对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促进中国银行业改革,提升中国金融业的国际认可度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卖家B发来的例图随后,该卖家发来了几张例图。中新经纬记者注意到,这几张例图均为自拍角度,照片中的人物戴着口罩,均使用了不同程度的美颜。02